文艺生活

别闹了~

2013年11月8日,木马剧场,万有青年大烩&果壳三周年庆,开幕沙龙,「华语世界的MOOC学习」。

见到了吕世浩老师,自从上了秦始皇的课程就变成了他的脑残粉,这次得知他来北京就毫不犹豫的第一时间报名了。他算是我从小到大的第三个偶像级人物吧,前两个是韩少和尉迟 :) 散场之后第一时间去搭讪,要了签名合了影(真俗。。不过让我做这么俗的事情也说明是真爱呀),吕老师一身长袍儒雅之至,对每个过来签名合影的人说“谢谢”,“很荣幸”。莫名的感动。

岁月如歌

2013年8月7日,岁月如歌 音乐会,北京音乐厅。with HT。

立秋,下了一场雨,雨后的北京凉爽舒适。意外临时接受邀约来北京音乐厅听一场音乐会,在查了地点和演出名单之后想了半分钟就决定来听。

下过雨,为了防止溅一身泥点只能以10km/h不到的速度龟速骑车过来,经过前门23号,前门大街,正乙祠,想起理想国,初次见面,黄粱一梦…回忆很多很美,北京也只是因为这些记忆才变得特别的。^_^

单向街沙龙:见好

2013年7月21日,柏邦妮、绿妖:看见时代的好。柏邦妮《见好》新书沙龙。单向街图书馆。with叶子阿姨。

很久不参加讲座沙龙,懒得要命,只愿意在家附近活动。单向街太远了。而这次,主要是因为绿老师,很久没见甚是想念,加上有小伙伴叶子喊我同去,顺便约个会。也挺好。

说到写作,绿老师说:“写作是一个没有定量的事情,所以经常会有自我怀疑和否定的阶段。很容易有失败和沮丧感。”于这点我是很认同的,写作是自己一个人的事情,可也需要读者的肯定。这是一个很主观的事情,没有标准,并且很容易遭遇瓶颈。
邦妮说要把自己的写作和工作的写作分开来。工作的写作要做一个好作者,按时交稿。而自己的写作,一定要等到自己想写,愿意写的时候才去写。

邦妮说:你做什么都可以并不热爱,但电影一定是要热爱才可以。
绿妖:写作也是这样啊。 :)

眼望着北方

2013.1.12,野孩子 腊月音乐会,当代Moma,后山艺术节。

果然是计划赶不上变化,原本丹丹嚷嚷着半天说要去,最后她没去,我去了。感谢阿笨以及老崔。嗯。以及回家之后才知道骨朵丫头也去了现场,事先签到很重要啊。

很久不看演出了,最主要的原因是调整生物钟,看演出都太奔波,回家总是凌晨了。终究还是老了,早睡早起,方能养生。(虽然做的并不十分好。。)

野孩子乐队,最早知道是2006年左右,当时混百度贴吧,有一个挺佩服的网友前辈,他很喜欢野孩子并挂在签名档。然后我听过张玮玮的一些歌,还蛮喜欢。还听老周唱过纪念小索的歌。恩,这便是演出前我对野孩子乐队的全部了解了。

演出场地一般,如之前听说的,这次办的比较仓促,主办方很多工作做的并不好。比如舞台,灯光。都很一般。更别说舒适度了,狭小的空间,几百号人,闷热的让人头疼。但是音乐又实在是很好听不愿意离场。

《黄河谣》是最后一首,像丹丹告诉我的那样,很好听,最后还返场了一首《游击队之歌》;唱了《四季歌》,唱了小索的《小马过河》,这些都是能记得的很喜欢的一些歌,最喜欢的还是这首《眼望着北方》。

眼望着北方-野孩子

词、曲/周旭东

我眼望着北方,弹琴把老歌唱
没有人看见我,我心里多悲伤
我坐在老地方,我抬头看天上
找不到北斗星,我只看见月亮

我走过了村庄,我独自在路上
我走过了山岗,我说不出凄凉
我走过了城市,我迷失了方向
我走过了生活,我没听见歌唱

这首歌之前一首是长长的乐器合奏,有点审美疲劳。忽然听到这首歌,就有种似曾相识的欣喜,当时的感觉真的是:好听的想哭。于是赶紧记下歌名,回家之后找到了这首歌分享到了微博,没想到安宇小朋友转发的时候说:“在变老之前远去”。我这才想起原来这首歌是话剧变老里面的歌。原来我很早就听过好几遍了。

果真,“世间所有的相遇,都是久别重逢。 ”

谢谢遇见你,张玮玮张佺郭龙,野孩子。